您现在的位置:海峡网>新闻中心>福建频道>福州新闻
分享

福州三家门店4月底还在大促销,5月初却同时发布停课公告——

早教机构“金宝贝”闭店疑云

位于冠亚广场的金宝贝福州中心店大门紧闭。记者 林晗 摄

位于冠亚广场的金宝贝福州中心店大门紧闭。记者 林晗 摄

近日,福州城区的3家金宝贝早教机构几乎同时发布停课公告,宣布结束运营。作为全国最大的早教培训机构之一,金宝贝的突然闭店,令广大消费者措手不及。闭店的真正原因是什么,有没有具体转课方案,能否退费?众多家长关心的问题至今没有得到明确回复。部分家长认为,或许一夜闭店背后有“职业闭店人”在暗中操作。

什么是“职业闭店人”?在金宝贝的闭店风波中,是否有“职业闭店人”参与其中?对于屡屡“爆雷”的预付制教培行业,如何规范发展?记者连日来进行了采访。

一夜之间

3家门店同时停业

9日,在社交平台上,有不少市民反映,金宝贝在福州的三家门店同时关门:“突然收到消息说闭店”“上个月刚缴的费,一节没上就关门”……

10日上午,记者来到位于冠亚广场的金宝贝福州中心店,发现该门店大门紧锁,一块木板围挡在外,让人看不见店内情况。店门口还贴着《致家长信》,落款时间为5月9日。

这封《致家长信》的落款为金宝贝冠亚中心,信中写道:因运营陷入不可挽回的处境,自2024年5月9日起,本中心停止运营,不再提供教学服务。信中还表示,将通过转课的方式,尽可能减少消费者的损失。信末还附上了客服的微信二维码。

记者了解到,金宝贝在福州城区共有三家门店,除了上述门店以外,还有位于仓山区浦上大道的欢乐颂中心店和位于晋安区泰禾广场的东二环泰禾中心店。

“三家中心店,发布的公告除了落款方不一样,其他内容均一致。”在金宝贝福州欢乐颂中心为孩子购买课程的刘卿(化名)告诉记者,8日,门店称因欠缴商场租金导致无法正常开课,决定于5月8日至5月19日暂停授课。第二天,门店却直接宣布闭店。

刘卿说,她给孩子分别购买了金宝贝不同体系的课程,还有50多节课没上。“我的损失算小的,有不少孩子报了100多节课一节都没上。”

停课的消息瞬间传播开来,多名家长实地探访后组建了微信群,线上线下沟通,商讨解决办法。

“还剩67节课怎么办”“剩下的课时费可以退吗”“转课方案有了吗”……几个维权的群很快就满员了,大家互相询问处理进展。

虽然在《致家长信》中,金宝贝留了客服的电话号码和微信,但消费者们还是无法和商家取得联系。

“发了微信没有回复。”刘卿说,客服微信称将在5月25日前将转课方案通知家长后,再问其他问题就杳无音信。家长们都在焦急等待一个处理结果。

记者也拨打了商家留下的电话号码,截至发稿前,始终无人接听。

是否有“职业闭店人”参与

在家长组建的维权微信群中,“职业闭店人”这个说法被反复提及。

据了解,“职业闭店人”是专门帮助商家策划“跑路”的特殊群体,他们在商家面临关闭或者经营不善时介入,采取转移资产、更改经营主体等手段,避免商家承担法律责任并从中牟利。

记者在多个网络社交平台调查发现,有博主打出“帮助教培机构安全闭店”“低成本、零风险、短周期”等广告。

记者联系上一名专门从事“教培闭店业务”的人员,其列举的案例遍布全国各地。据他介绍,从事教培闭店业务的同行大多分为两类,一类是调和矛盾的,在机构和家长之间找到折中的解决办法,提供转课方案等服务;另一类是媒体曝光的“黑心职业闭店人”,会在跑路前搞收款活动,采取违规行为恶意闭店。

家长们质疑此次金宝贝倒闭事件中有“职业闭店人”参与,并非没有依据。

在央视和地方媒体的曝光中,多家“跑路”机构在闭店前不久,都会有一系列备受争议的操作,变更法人往往是其中的重要一步。

在企查查上,记者发现,福州市金宝贝教育咨询有限公司2023年8月以后,经历了两次法定代表人变更。最近一次是在2023年12月7日,变更后法定代表人为邝某。

刘卿事后回忆,在多次陪孩子上课的过程中,也渐渐感觉到了金宝贝经历的变化。“很多次课约不上了。”刘卿说,前段时间,门店招聘了很多新老师,但一些有经验的资深教师却离职了,“这很可能是因为无法支付员工薪资而进行的裁员。”

促销充值也被视作“职业闭店人”的常规操作之一。记者了解到,在4月底,金宝贝进行了一次大促销,课时从几十节到上百节不等,不少家长报课的费用在2万多元。

但在维权家长中,也有人认为,更换法人代表、举行大促,是金宝贝自救的一种行为。

“金宝贝是国内头部的早教机构,品牌经营多年,影响力较大。”一些家长认为,大促销和销售大课包,都是品牌希望通过预付款项,回笼资金,以便继续经营,但受大环境影响,“闭店是无奈之举。”

一名在欢乐颂中心店任教的老师认为,“门店负责人一直在开发新的项目,如果有‘职业闭店人’,应该不会延伸新的项目吧?”

教培行业该如何健康发展

福州金宝贝多家门店闭店,目前教育、公安、市场监管等部门均已介入调查。

放眼全国,一些知名头部教培机构相继陷入闭店风波,留下了大量欠债和投诉。哪些是真的无奈闭店,哪些是“职业闭店人”参与其中,其实很难分清。家长对培训机构大为失望,行业生态也严重“受伤”。

13日,记者来到海丝中央法务区福州片区法律咨询窗口,来自青年法务人才库、福建麦博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林凯针对“职业闭店人”的合规性问题展开分析。

“他们的部分行为可能涉嫌违法。”林凯说,比如在明知机构经营不善的情况下,采取短期营销策划手段收取预付资金后关门歇业,此类行为涉嫌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诈骗方法非法集资。又如,在机构出现违约后,“职业闭店人”教唆、指使、协助商户转移财产、逃避法律责任最终导致消费者债权无法实现的,可能对消费者构成侵权,需要承担赔偿责任。

不可忽视的是,教培行业闭店引起上述后果的原因之一在于预付费机制。而预付制监管缺失,是一个多年悬而未决的问题。

林凯建议,可以对采取预付类收款方式经营商家的特定账户进行监管,要求收取的预付资金必须存入监管账户,在符合特定用途时才准许使用。

消费多少账户划拨多少,跟“网购”一样。闽江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初教系教育学副教授邵茜对此种收费模式表示认同,同时也分享了对教培行业发展的思考。

“新形势下,教培行业经历‘洗牌’是必然的。但发展教培需要长远眼光,‘职业闭店人’的违规做法给行业带来的伤害很大。大家有教培需求,却又不敢消费。”邵茜表示,教培行业要坚守诚信经营,政府要加强监管力度,家长不盲目跟风,共同维护市场秩序。

近年来,国办印发了《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规定,校外培训机构不得一次性收取超3个月的费用。即将在7月1日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也为预付式消费设立了专门罚则,并从设立书面合同、强化按约履行、明确事中告知等方面进一步强化经营者的义务。

采访中许多家长期待,随着法律法规的落地,配以严格的行业监管,教培行业可以重新赢回信任。

对于此次金宝贝闭店风波的后续进展,福州日报记者将持续追踪报道。(记者 林晗 莫思予)

责任编辑:赵睿

最新福州新闻 频道推荐
进入新闻频道新闻推荐
国云注智!天翼云五位一体智算云能力体
进入图片频道最新图文
进入视频频道最新视频
一周热点新闻
下载海湃客户端
关注海峡网微信
?